15选5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 首頁  政策導向
 
高質量發展階段需要怎樣的產業政策
發布時間: 2018-07-12 瀏覽次數: 167

高質量發展階段需要怎樣的產業政策

發布時間:2018-06-12 來源:光明日報


關鍵詞: 高質量發展階段    產業政策   

當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時,傳統的產業政策應轉向新的產業政策。新產業政策包括三方面的內涵:首先,在高質量發展階段,我國過去以產業為核心的傳統產業政策將逐步轉向以價值鏈為核心的新產業政策,新產業政策扶植和支持的對象應集中在產業價值鏈的高端;其次,新產業政策的核心是創新政策,掌握和廣泛推廣自主核心技術是新產業政策成功的關鍵;最后,新產業政策支持價值鏈制造階段的高質量發展,并且著力于從根本上解決我國環境和生態友好發展的問題。

  我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產業政策在推動經濟發展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當前,我國經濟發展已經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這一階段,產業政策的作用是否如有些學者認為的那樣已經不重要了?筆者認為依然重要,但產業政策要發生相應的轉變,需要實施一種更為精準和智慧的新產業政策。

  根據“微笑曲線”,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經濟全球化和離岸外包的迅猛發展,出現了以產業價值鏈分工為特征的新國際分工:發達國家掌控產業的價值鏈高端,而發展中國家則處于價值鏈低端。與上世紀70年代相比,21世紀產業價值鏈高端與低端之間附加值的差距急劇拉大了。以工業價值鏈為例,制造和組裝階段屬于價值鏈低端,價值鏈高端屬于制造和組裝之前和之后的階段。在價值鏈分工出現之前,以整個產業作為政策實施對象的傳統產業政策也能獲得價值鏈高端的高附加值,這是日本和韓國產業成功的原因。但在價值鏈分工出現后,這種以產業部門為政策實施對象的產業政策不再有效。因此,在全球價值鏈分工的今天,我國以整個產業作為對象的傳統產業政策(包括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產業政策),實際上就變成了支持本土企業從價值鏈低端參與新國際分工。在這種情況下,由于企業進入的是附加值越來越低的環節,傳統產業政策最終會導致產能過剩的出現。

  但不能因此對傳統產業政策的作用一概否定,因為它畢竟為我國建立起了世界上門類最齊全的制造業基礎,解決了“有沒有”的問題,這就為我們現在解決“好不好”的問題奠定了基礎。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高質量發展就是體現新發展理念的發展,是經濟發展從“有沒有”轉向“好不好”。那么,什么樣的產業政策才能適應我國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需要,從而解決“好不好”的問題呢?顯而易見,高質量發展階段的產業政策或者說新產業政策,應該以支持高質量經濟活動為目標。

  首先,新產業政策扶植和支持的對象應集中在價值鏈高端,再也不能像傳統產業政策那樣籠統地將產業作為政策實施的對象,更不能將價值鏈低端作為產業政策的重點。新產業政策的實施對象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產業部門,而是日益以全球價值鏈的特定活動和生產組織的戰略定位為中心;從“微笑曲線”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追趕”就表現為從價值鏈低端向高端的“轉型升級”,這意味著我國過去以產業為軸心的傳統產業政策將逐步轉向以“價值鏈”為重點的產業政策。這是新產業政策的第一個內涵。

  其次,新產業政策的重點是包括研發政策在內的創新政策,并以掌握和廣泛推廣自主核心技術為核心,因此比傳統產業政策更為重視創新,這是“新產業政策”的第二個內涵。在這方面習近平總書記有很多論述,例如,“抓住了創新,就抓住了牽動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牛鼻子’”;“只有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從“微笑曲線”的三個階段可以看出,制造前階段與新技術、新工藝、研發、創新有關;而制造階段基本上是以要素投入為主,這是我國傳統產業政策實施的對象;而制造后的階段則主要是由市場導向的企業和消費者所支配。新產業政策應該主要集中在制造前的階段,因為在以價值鏈分工為特征的新國際分工時代,對于一國的國際競爭力來說,創新和新技術特別是核心技術是最重要并可能是唯一重要的因素。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當然它也是我國高質量發展階段的第一驅動力。值得指出的,創新和掌握核心技術離不開創新的商業化,因此,新產業政策并非只集中在制造前階段,它同樣可以在制造后階段發揮重要作用,如通過政府創新采購以及創新商業化的支持措施加快我國攻克并廣泛采用自主核心技術。

  最后,高質量發展階段仍然要求在價值鏈制造階段實施產業政策,支持價值鏈制造階段的高質量發展,并從根本上解決我國環境和生態友好發展的問題,這是新產業政策的第三個內涵。許多人將價值鏈制造階段籠統地看作是“低質量經濟活動,造成這種誤解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包括我國過去基本上都是依靠要素投入從事制造活動,這種粗放式的制造活動導致了我國在許多傳統工業上雖然也處在價值鏈高端,但卻因產品的性能不夠好、壽命不夠長而成為低端產品,原因就在于我國制造活動的“三基”(機械基礎件、基礎制造工藝和基礎材料)不過關。為此,新的產業政策在價值鏈的制造階段可以大有作為,那就是要致力于攻克“三基”難題,推動企業提高制造工藝水平,協助企業改進管理實踐。更重要的,在價值鏈制造階段,政府可以實施環境和生態友好發展的新產業政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主要依靠資源等要素投入推動經濟增長和規模擴張的粗放型發展方式是不可持續的”。老路走不通,新路在哪里?就在科技創新上,就在加快從要素驅動、投資規模驅動發展為主向以創新驅動發展為主的轉變上。這種新的發展理念為價值鏈制造階段的新產業政策提供了理論基礎。(作者 賈根良)


 
  最新動態
  通知公告
15选5开奖结果 久盛国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天津时时彩 聚彩票手机app下载 时时彩平台推荐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 中国体育彩票电子投注 江西时时一天开奖 时时彩后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