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选5开奖结果
  您的位置: 首頁  行業信息
 
聚焦不平衡不充分處發力,加快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
發布時間: 2018-04-02 瀏覽次數: 161

聚焦不平衡不充分處發力,加快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機經網   來源:機經網


關鍵詞: 中機聯    蔡惟慈    不平衡    不充分    高質量發展   

2018130日,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四屆五次會員大會在京召開。中機聯專家委副主任蔡惟慈在專題報告中指出,“十九大”關于“不平衡、不充分”的論斷,以及“由高速度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是機械工業分析行情和部署工作的重要依循。聚焦“不平衡、不充分”之處著力,可以加快由高速度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步伐。

 

如何認識機械工業的不平衡不充分

  十九大報告關于“不平衡、不充分”的論斷是針對供給與需求的矛盾而言的。因此,認識機械工業的“不平衡、不充分” ,首先也須從供給市場的產品角度去分析。然后,再在此基礎上圍繞供給市場的產品“不平衡、不充分”的外圍影響因素進行擴展分析。這樣才能找到行業發展工作的直接痛點和間接痛點,在此基礎上方可更有的放矢地把“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落到實處。

  我們認為,機械工業最直接、最核心的“不平衡、不充分”之處,是“低端產品大量過剩,高端產品明顯不足”,尤其是“高端基礎機械和基礎零部件的有效供給嚴重不足”。所謂“高端”,不僅指產品有高技術含量,而且也包括產品的高質量;不僅指看得見、摸得著的“硬”產品,而且也包括看不見、但對用戶十分有價值的“軟”產品,也就是包括附加在硬產品上的高效應用軟件和各種貼心服務。

  “不平衡、不充分”主要體現在“低端產品大量過剩,高端產品大量不足”的表述,是一個高度概括的總體判斷。“不平衡、不充分”在不同范圍、不同層次有不同表現。業內人士必須結合自己的崗位,作進一步的延伸和細化分析,以便找出各自的具體著力點。

  比如,如果由全行業展延至大類主機行業去分析,則“不平衡、不充分”突出表現于:儀表、機床和農機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格外明顯;此外,汽車雖然產量大,但自主水平不高。唯其如此,汽車、儀表和機床已成進出口逆差居于前三的薄弱行業。由此既可窺見其“不充分”,但也可發現相對于其他主機行業,它們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如果繼續由主機行業之間的比較往下延伸,深入有關主機行業內部考察,可以發現各個行業之間也存在很多的“不平衡、不充分”之處,進一步往下延展,在同一個行業領域里面上述問題依然存在。可見,對“不平衡、不充分”的分析亟待層層遞進,不斷深化。

  將基礎與主機進行比較,機械產品中基礎產品的短板矛盾現在已非常尖銳。高端基礎機械和基礎零部件的嚴重不足現已成為廣大用戶對機械工業的最大不滿之處,基礎薄弱是機械工業“不平衡和不充分”的最突出表現。要破解這一矛盾,必須狠抓強基工程,不僅可解基礎產品總需求不足之渴,而且更可做實優勢高端主機,使其免遭空心化之禍。所以,“強基”可謂當今機械工業“由大變強”的重中之重。

  總之,不同領域和不同層面的業內人士,必須分析出自己工作范圍內“不平衡、不充分”的痛點,這樣才可以明確各自的努力方向。因為“不平衡”,所以要“調結構”;發現了“不充分”之處,就明確了要在哪里“補短板”。

  綜上所述,首先找出供需矛盾中“不平衡、不充分”的直接痛點,再圍繞這些直接痛點找出相關支撐工作中“不平衡、不充分”的間接痛點,行業的結構調整和補短板工作就有了聚焦著力的方向,“高質量發展”就可以有的放矢地去加速推進了。

  解決了現階段的“不平衡、不充分”,肯定會在新的領域出現新的“不平衡、不充分”,全行業將需繼續進行新的結構調整和補短板。正是在這一反復進行、持續推進的過程中,機械工業將逐漸逼近和最終實現“由大變強”的中國夢。

加快推進機械工業轉向高質量發展

  我們初步認為,機械工業的“高質量發展”有五方面的衡量標準:一是較快的優勢品牌成長度;二是較高的經營效益和效率;三是較好的結構和業態模式;四是較強的可持續發展能力;五是比較好的規模成長勢頭。

  中國機械工業是否由大變強、進展大不大、快不快,最終取決于高端機械的品牌形象能否為市場所認可。這是最直接而關鍵的觀察點。所謂高質量發展,必須落腳到這一點上。為此各地各企業要分解任務,要層層分解到各細分領域;優勢地區和優勢企業尤其要主動認領任務,爭挑重擔,將攻高端、補短板的目標落到具體產品上。

  大力發展智能制造、服務型制造、綠色制造等新業態和新模式,加速行業發展新動能的成長,但是“智能制造”必須防止過度炒作概念。推進智能制造必須堅持問題導向,要以能否提高效益為檢驗標準。謹防出現“智能制造熱、創新驅動難、工業強基冷”的偏頗。

  “大”是“強”的構成要素之一。國民經濟各行各業的裝備提供方——機械工業的增長速度不能低于工業平均增速。多年來,機械工業增速一直快于GDP,也快于工業平均水平。今后相當一段時期內,機械工業仍應保持較好的產業規模成長勢頭。

  雖然經濟學家判斷,我國工業化高峰期已經過去,現已進入工業化中后期,而且機械工業多數實物形態的產出量增長也確已明顯趨緩,但相比于能源和原材料工業,機械產品的升級空間遠為廣闊,所以客觀上產業規模(價值量)也具有較為長久的增長可能(汽車行業近年的的發展實際是最好的例證)。

  上述五方面的衡量標準還只停留在思路層面,在此基礎上可以定性或定量地細化為評價“高質量發展”水平的指標體系。我覺得這一指標體系大體與國務院關于《“中國制造2025”國家級示范區評估指標體系》(共分7個方面、29個細目)相近。

結束語

  習近平十九大閉幕后首次外出視察選擇了徐工,他高瞻遠矚地指出:“必須始終高度重視發展壯大實體經濟,抓實體經濟一定要抓好制造業。裝備制造業是制造業的脊梁”。這三層意思,層層遞進,極為精辟地指出了發展裝備制造業的重大意義,也體現了黨和國家對機械工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殷切期望。讓我們共同努力,聚焦“不平衡、不充分”發力,盡早實現“高質量發展”!

 


 
  最新動態
  通知公告
15选5开奖结果 大小单双免费计划网站 北京pk10玩法规则介绍 香港正版钻石3肖6码 重庆老是彩开奖号码 凯发娱樂 北京pk赛车软件 快速时时计划 幸运28如何乘3技巧 pk10赛车免费预测软件 网上投注